毕尔巴鄂竞技为什么只用巴斯克球员

《辭海》在滬出版80周年 字斟句酌一絲不茍

來源:   作者:  發表于:2017-01-05 13:53:38  

2001年,上海辭書出版社在上海書城、港匯廣場等書店推出《辭海》“以舊換新”贏得不少讀者歡迎。圖為兩位女顧客帶著孩子前來置換新版《辭海》。 本報資料圖片

■第七版將開發在線數據庫、手機版、電子版、網絡版等,《大辭海》也于去年底出齊全部38卷

1936年,第一版《辭海》在上海出版。此后,經歷多次修訂,目前已出至第六版。第七版《辭海》編纂出版工作業已于去年正式啟動。修訂版《辭海》累計發行量超過630萬套,各分冊累計發行量高達2000萬冊。在《辭海》基礎上編纂的《大辭海》也于去年底出齊全部38卷5000余萬字,填補了我國特大型綜合性辭典的空白。
今天,上海各界將舉辦《大辭海》出版暨《辭海》出版80周年座談會,88歲高齡的《辭海》元老、第七版《辭海》常務副主編巢峰感慨:“《辭海》‘80歲’了,這對于辭海人來說,是十分自豪、很有意義的大事。這是經過幾代作者、編者字斟句酌、一絲不茍、前赴后繼的奮斗取得的成績。”
十年一修推動中華學術創新
《辭海》是我國唯一以字帶詞,集字典、語文詞典和百科詞典主要功能于一體的大型綜合性辭書。1915年,由中國近代著名教育家、出版家陸費逵動議編纂。自第三版起,《辭海》十年一修,且都在“大慶之年”,即新中國成立30周年、40周年、50周年、60周年出版,被譽為“歷史和時代的檔案館、大事記和里程碑”。歷次《辭海》修訂與編纂,都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一絲不茍,字斟句酌。“對不對,查《辭海》。”這是《辭海》出版至今獲得的讀者口碑。也有人把《辭海》稱作中國的一位“無聲的老師”,一座“無墻的大學”。
巢峰記得很清楚,“十年一修”是在1981年1月28日那次《辭海》主編擴大會議上定下的。那時,1979年版修訂工作結束不久,這次會議上,所有《辭海》編纂者都感到,作為大型工具書的辭書,若干年后必須要修訂一次,否則會逐漸失去生命力。
修訂的時間多長合適?巢峰印象中,十年似乎是個大家公認的合適時間間隔。“任何知識創新,都是在知識守成與變異的矛盾中展開的,都是在知識體系的新陳代謝過程中實現的。《辭海》每十年就新修一遍,有所保留,有所增刪,有所修訂,就是這種守成與變異的綜合體現。《辭海》匯聚全國各方面專家學者,連續不斷、持之以恒地從事這項偉大的工程,這是推動中華學術創新的需要,是造福無數從事學術研究的學者的需要,是提升民族文化素質的綜合需要。”《大辭海》 近現代史分科主編熊月之參與了近30年來 《辭海》 的條目修訂,“以知識體系相對穩定的中國近代史來說,最近30多年,無論是具體史料的披露、研究領域的拓展、研究話語的更替,還是研究體系的變化,都是相當廣泛而深刻的。每過十年就對這些變化梳理一遍,不光對相關學者與社會大眾來說,提供了可靠的參考知識,對于從事《辭海》條目修訂的學者來說,每修訂一遍,也都是對學界動態一次新的了解、梳理與研究。”
綠封面留在一代人記憶里
1936年,《辭海》 上冊由中華書局出版,1937年,下冊出版。這是我國第一部大型綜合性辭書。一時間,學界競相追捧,以擁有一部《辭海》為榮。
不過,1936年版《辭海》的時代傾向也顯而易見,而且,這一版在語詞釋義上,不少條目的書證都來自第二手資料,未經勘誤,錯誤較多。新中國成立之后,《辭海》“脫胎換骨”的整修迫在眉睫。1957年9月17日,毛澤東主席到上海視察,當晚約見舒新城、趙超構等文化界知名人士。舒新城提出修訂《辭海》,毛澤東對此動議極為重視,當即把這項任務交給上海,指定由中共上海市委領導、原主編舒新城主持。
《辭海》修訂也曾有過曲折——1958年時編修的新 《辭海》 由于初稿質量太差,自1961年2月20日開始,400多名全國知名專家學者不得不聚集上海浦江飯店半年之久,重新編修。他們中,包括數學家蘇步青,音樂家賀綠汀,畫家沈柔堅,橋梁建筑學家李國豪,醫學家沈克非、程門雪,古典文學專家李俊民、徐中玉……但這部《辭海》沒能正式出版,只是被冠以“未定稿”刊行。
1979年,第三版《辭海》面市,首印300多萬冊,仍然滿足不了社會的需求。巢峰回憶,當時一般人的工資是36元,而《辭海》縮印本定價是22.20元。蜂擁而來的讀者擠爆了上海工具書店,為此,書店甚至出臺了新婚夫婦憑結婚證購買 《辭海》 的“土政策”。那套綠色封面的精裝《辭海》留在一代人的記憶里。
“《辭海》的一次次修訂和編纂,既是一個承前啟后、繼往開來的過程,也是一個探索真理、修正錯誤的過程。”巢峰曾回憶,1979年版《辭海》修訂有件令他難忘的事。在1965年版《辭海》中,“籌安會六君子”之一的楊度被寫成了一個反面人物。下轉◆3版  (上接第1版)周恩來總理逝世前不久,告訴他的機要秘書,千萬轉告《辭海》編輯部,楊度晚期加入了共產黨,并直接受周恩來的領導,因為各種原因這件事一直未能公開。周恩來囑托:新版《辭海》上若有“楊度”這一條目,千萬要把他后期這段歷史寫清楚。
《辭海》 編輯部接到這一指示后,專門派人去訪問楊度的兩個弟弟,結果不得其詳。后來夏衍為此提供了具體材料,證明楊度是中共秘密黨員,并曾參與營救李大釗,晚年繼續做地下工作。因此,1979年版《辭海》將楊度一分為二來寫。
上“網”讓更多讀者接觸權威
去年,《辭海》 第七版編纂工作正式啟動,辭海編委會新增了14位副主編、81位分科主編,他們多為國內學科帶頭人。
據悉,將于2019年出版的第七版《辭海》,總體篇幅與第六版大體相當,計劃收單字約1.8萬個,條目約12.7萬條,彩圖1.8萬幅,總字數約2000萬字。
第七版《辭海》定位于“守正出新”,“守正”是指《辭海》嚴格遵循辭書編纂規律,確保編纂質量。“出新”是指《辭海》緊跟時代步伐,吸收最新知識成果和最新發現,用富于時代氣息的語言形式和技術手段大膽創新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“守正出新”也是《辭海》在各種線上搜索引擎、手機查詢便捷的互聯網時代,依舊具有無法取代的權威感的原因。
在百科學科框架方面,第七版《辭海》將計劃新增能源科學、材料科學、交通運輸等學科;在選目方法方面,實行在數據庫基礎上的分科主編負責制; 在編纂方式方面,實行傳統編纂和數字化平臺相結合的方式;在產品形態方面,改單一紙質版為紙質版、電子版和網絡版并行,還將推出適用于各種閱讀終端的《辭海》,嘗試擴大讀者參與和一般內容公益性閱讀使用的做法,讓盡可能多的讀者接觸、使用這部大型權威工具書。
辭海編纂處主任、上海辭書出版社社長秦志華告訴記者,第七版《辭海》將分為紙質版與非紙質版,《辭海》《大辭海》的數字化開發也在同時建設中。在線數據庫、手機版、電子版、網絡版等數字化產品將在互聯網時代進一步擴大“辭海”品牌的影響力與使用率。(本報記者 施晨露)

相關推薦
毕尔巴鄂竞技为什么只用巴斯克球员 22选5走势图中原风采 北京时时频道 时时彩平台推荐 秒速时时是哪个国家 彩票代理拉人技巧 新疆新时时往期开奖号码 北京赛pk10下载安装 好彩2复式计算器 pk10八码攻略 街机捕鱼99炮 辽宁11选五计划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北京11选5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