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尔巴鄂竞技为什么只用巴斯克球员

燕趙本子:詩人晴朗李寒《墓誌銘》

來源:   作者:  發表于:2017-06-01 09:21:25  

詩人簡介

晴朗李寒:詩人,俄語譯者。原名李樹冬,河北省河間人,生于1970 年10 月。畢業于河北師范學院外語系俄語專業。曾參加第二十一屆青春詩會,獲得第六屆華文青年詩人獎、第二屆聞一多詩歌獎、中國當代詩歌獎翻譯獎、首屆中國赤子詩人獎、第五屆后天翻譯獎等。著有詩集《三色李》(合集)《空寂·歡愛》《秘密的手藝》《敵意之詩》,譯詩集《當代俄羅斯詩選》(合譯)《帕斯捷爾納克詩歌全集》(合譯)《阿赫瑪托娃詩全集》《孤獨的饋贈》《普拉多》等,翻譯小說集《孩子與野獸》《我的朋友托比克》,口述紀實《我還是想你,媽媽》等。現居石家莊,與妻子開辦晴朗文藝書店,自由寫作,翻譯。“燕趙七子”之一。

墓誌銘

我還要緊咬牙關,不敢輕易放棄
堅硬的生活。
不敢說話,就那麼死死地緊跟
時間的腳步。
左手妻子,右手嬌兒,
我們這些卑微的生命,
自從誕生那天起,
就成為被命運劫持的人質。

一切辯白都是多餘,甚至抗爭
也沒有益處。誰能夠抵禦歲月的鋒刃,
它一點點剔除青春,
一條條鏤刻皺紋。在缺口的飯碗中,
丟下屈指可數的米粒。

但是,為了針尖上的一滴蜜,
我們要喝盡大海裏的苦水,
要學會忍受,等待,
要保持骨骼中的鈣,不讓眼中落入沙塵,
要學會高傲和蔑視,
永遠不出賣自己的靈魂。

我寫下的這些文字,多麼無用,
可它們溫暖著
我的今生,它們浸染了我的血,我的淚,
附著了我的魂魄。
它們是我與命運抗衡的唯一武器。
也許,它們會迅速隨風而逝,
可臨終時,我依然會留給世界最後一句話:
願我的詩句,
比我的屍骨活得長久。
 

相關推薦
毕尔巴鄂竞技为什么只用巴斯克球员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 老时时彩三星走势 瑞彩网合法吗 六人牛牛什么方法 迪马利亚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技巧 乐发国际博彩 多宝时时彩平台 mc娱乐平台下载 时时彩技巧心得体会 7070彩票官网下載 足球比分直播 仲彩娱乐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